雅芳伯爵夫人克拉丽莎·伊登,是温斯顿·丘吉尔侄女,在英国,她是同时代人中富有魅力的女性。

一位时尚、有知识的女性的精神,在20世纪50年代,生活在英国漩涡的中心。

伊登夫人于11月15日周一去世,享年101岁,而她丈夫、英国前首相安东尼·伊登,已经去世40多年了。

克拉丽莎·伊登于1920年6月28日出生,是约翰·斯特兰奇·丘吉尔的独生女,而约翰是二战时期英国著名首相温斯顿·丘吉尔的弟弟。她的母亲是第七代阿宾顿伯爵的女儿、格温多琳·伯蒂夫人。

1952年,33岁的她嫁给了丘吉尔的前外交秘书安东尼·伊登,一位比她大23岁的二婚男人,安东尼曾在1955年至1957年担任英国首相。

安东尼·伊登和雅芳伯爵夫人克拉丽莎·丘吉尔,于1952年在西敏寺卡克斯顿厅登记处举行婚礼。从左到右依次为:丘吉尔夫人、安东尼·伊登、克拉丽莎·伊登、温斯顿·丘吉尔。

婚前,很多人都纳闷,这样一个美丽聪慧的女人,仰慕者众多,为何不早点结婚,克拉丽莎·伊登自然不会理会这些猜疑。

克拉丽莎对生活的热情一直延续到她的百年诞辰,当时她为朋友们举办了一个聚会,来庆祝她的100岁生日。

尽管伊登夫人有很多崇拜者,但比她年轻5岁的撒切尔夫人,曾说她是一个最没有色彩的女人。看来女人之间总是充满着情绪。

伊登于1957年离职,1977年1月去世,年79岁,比他的妻子早离世44年。

她有两个哥哥——约翰尼,一个和她不亲近的艺术家;还有佩雷格林,和她更亲近一些。约翰尼于1992年去世,佩雷格林于2002年去世。

二战的大部分时间里,她都是和叔叔一起度过的,然后为俄罗斯出版的一家英文宣传报纸工作。

后来,她在英国外交部的地下室工作,解码信息。战后,她为《时尚》杂志工作,之后与电影导演亚历山大·科尔达一起工作,并担任杂志编辑。

1946年的一次晚宴上,伊登坐在克拉丽莎旁边,邀请她出去吃饭,当时他正与第一任妻子比阿特丽斯·贝克特闹得不可开交。

1945年,他们的大儿子西蒙在缅甸失踪后,这对夫妇的感情出现了问题,比阿特丽斯离开了伊登,前往美国生活。拖了5年之后,两人离婚。

克拉丽莎适时地填补了伊登的空白,1952年8月,当她向所有的朋友宣布结婚计划时,只提前两天通知,这让她所有的朋友都大吃一惊。

克拉丽莎与伊登于1952年8月14日结婚,婚礼招待会在唐宁街10号举行。

然而,伊登作为英国首相,在处理苏伊士危机时,不堪重任,让英国陷入耻辱,草草结束了他的任期。

伊登夫人在伦敦的寄宿学校度过了她的青春,但因为“无聊”而没有任何资格证书就离开了。后来,她就读于斯莱德学院,并前往牛津大学学习哲学。

16岁时,她与两位朋友和一名监护人一起到了巴黎,她本来打算画画,但被巴黎多姿多彩的生活所吸引,沉迷于聚会和派对。

尽管她不是在校的大学生,但她非常认真地学习,聪明、美丽、独创的她被精英们所接纳,成为其中的一分子,与学术界的栋梁以及艺术界的栋梁们混在一起,包括作曲家、小说家和画家、摄影师。

克拉丽莎·伊登的生活分成了三个部分。作为一个年轻的女孩,她很冷漠,通常很安静,喜欢学习哲学,按她自己的话来说——我只有在有话要说的时候才会说话。

作为温斯顿·丘吉尔的侄女,她聪明伶俐,博览群书,是二十世纪公认的美的象征之一。战前在巴黎学习,直到1952年,她一直保持着放荡不羁的生活。

结婚仅仅九个月,伊登病倒了,先后动了三次手术才脱离生命危险。1957年安东尼·伊登离开唐宁街时,她照顾了丈夫二十年。

在两人20多年的婚姻生活里,伊登的身体一直反反复复,克拉丽莎又当妻子又当保姆,一直精心地照料丈夫,直至他在美国去世。

1977年伊登去世时,克拉丽莎56岁。她开始真正有了自己的生活,与葛丽泰·嘉宝、奥森·威尔斯、彼得·布鲁克和卢西恩·弗洛伊德等名人成为好友。

克拉丽莎更成为一名勇敢的旅行者,去到了世界未知的地方,开始了水肺潜水,并重新进入了伦敦的社交生活。

她有一种天然的被人接受的天赋,机智诙谐,总是充满好奇心,对陈规陋习厚实不耐烦,她对人诚实,对文化有着独到的见解。

晚年的克拉丽莎·伊登,生活同样精彩,在唐宁街10号,她与托尼·布莱尔的妻子切丽·布莱尔,一起为电视节目拍照。

2018年,在接受采访时,雅芳伯爵夫人说,她那位喜爱油画的叔叔丘吉尔的画作,完全没有美感。

她还说,这位著名的英国战时领导人,在他的大部分政治生涯中都是“失败者”。

丘吉尔在20世纪20年代开始爱好绘画后,创作了大约544幅画,这成为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在50年的时间里,他创作了大量的作品,其中一件作品在2014年12月,以180万英镑的价格售出。

艾登夫人去世后,英国政界著名人士康纳·伯恩斯说:“克拉丽莎·艾登的去世,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长寿的而美好的一生,画上了圆满的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