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全球企业家生态论坛”于2016年9月9-11日在北京召开。上图为对话现场。

由世华智业和商界传媒集团联合主办的“第二届全球企业家生态论坛”于2016年9月9-11日在北京召开。英国前首相布朗先生与IBM大中华区前董事长兼首席执行总裁钱大群先生、亿阳集团董事长邓伟先生、步长制药集团董事长赵涛先生、北京华夏管理学院校长、全球社会企业家生态论坛创始人姜岚昕先生进行了一场对话:

主持人:接下来是下午的对话环节,有请IBM大中华区前董事长兼首席执行总裁钱大群先生、亿阳集团董事长邓伟先生、步长制药集团董事长赵涛先生、北京华夏管理学院校长、全球社会企业家生态论坛创始人姜岚昕先生。

赵涛:尊敬的布朗先生,您是一个政治家,我想请问一下,在全球范围内企业界和政府通力合作消除全球贫困,你有什么看法?

布朗:首先感谢你做的东西,我很骄傲于你做的这些东西。首先感谢前面慈善企业家所做的东西,在整个论坛上,有些人用他们企业家的技能做了很多,我们是如此地骄傲。他们使得社会企业完全不同了。如果讲全世界贫穷的问题,我们现在需要提合作伙伴关系,政府、社会企业、普通企业。

我去非洲好多次,2013年时,90%的穷人都在非洲,亚洲地方在前后的10年、25年也将会有很大的进步。我们可以做一些事情,90%可能是非洲,50%当中是非洲的孩子们,所以我们需要国际发展帮助,比如说中国和很多其他的国家能够提供援助,我们需要鼓励在非洲商业的发展,能够产生工作机会来解决贫穷。中国如果在非洲投资,我想这是很重要的。但是我们也需要NGO、社会企业、慈善机构能够和非洲人一块儿合作。比如说农民绝对是不高效的,我们需要一对一教给他们技能。比如说关于粮食种植、使用的农业方法,能够在农业方面高产出、高生产率。我们需要给他们在线万非洲的孩子还没有上小学,希望你们可以帮助培训这些年轻的孩子们,希望有经验的教育者帮助非洲的朋友,给他们一些交易和贸易机会。每一个阶段都需要这样的合作伙伴关系。

过去9月份联合国提出,他们第一次承认,政府不能做100%,需要合作伙伴的关系,开发出一些基础设施,我们需要非政府的机构,比如说社会企业家遇到的技能。如果我们想解决全世界的贫穷问题,我们大家必须在一起。中国的企业、中国政府与中国社会企业家们要贡献于这样的国家,你们需要起更大的作用。

邓伟:非常高兴再次见到你。首先祝贺您,在英国“脱欧”公爵之前,不再担任英国首相。感谢刚才的演讲,让我们学到了很多资本主义好的做法。作为北京大学政治经济学博士,听完你的演讲之后,也增加了我们的道路自信,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也有一些好的做法,比如说您刚才说的一对一帮扶,我们现在叫精准扶贫,而且给每个官员和对口的企业都下达了一对一对接的任务。去年,总理也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高,政府可以购买公共服务。我要向您请教的问题是,作为老牌的资本主义国家,您给我们一些好的建议,怎么让政府和企业给社会提供更好的公共服务。

布朗:对你所做的东西非常感谢,你使得这个社会不同。欧洲有一个社会政府(工党政府),我们产生了国家的福利系统、健康系统,对于所有的人,只要他们需要,免费。如果你去医院看病,完全不用支付,完全用你的国家保险都可以付掉,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健康这一块的案例我有看到,我们能够保证。比如说奥巴马犯了一点点的错误,他们从泛泛的税务收入支付健康。

我现在说一些年轻人怎么做,需要公共私有的志愿者在一起工作,对于这样变老的社会怎么解决?我们有不同的需要,不同层级的残疾者、不同层级的健康要求、不同的居住条件、护理条件等等,除非你有这样的系统,这个系统能够把公和私聚集在一起。在英国,我们有一个计划,有的人无法得到食物,我们会有人进行门对门,帮助他们得到食物。全世界大家活的越来越久,独居老人越来越多,他们需要一对一的帮扶。布什丹这样的国家,我们需要NGO和非政府组织帮助他们,在英国、欧洲,我们有这样的混合体制,政府养老金、私人养老金、私人部门设施提供以及不同的东西,全球的社会企业、志愿者的帮助人,所有的东西一揽子放在一起。我们相信整个社会都希望走向混合性的照顾。以满足人们的个体需求,认识到有巨大的一种要求。当人们活到95岁需要专业的护理。你们有很好的,比如说你们有家庭感、名声很好,对于越来越老的人,怎么解决,你们很有经验、很有想法。中国和大家一起,一块儿走出一条路来。

姜岚昕:首先感谢布朗先生出席社会企业家第二届社会生态论坛,同时采访华夏管理学院,代表所有的企业家朋友们再一次用热烈的掌声表示欢迎和感谢。

姜岚昕:我感觉布朗先生特别慈悲,一直关注全球教育,一直在关注全球经济教育文化方面的推动。我想请教的问题是,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今天已经跨越了行业、区域。在这样一个整合型的时代,怎么样让大家相互之间能够建立一个更好的生态互利系统,能够共生、共享,实现更大的社会价值。

布朗:谢谢,你的这种愿望可以全球一起解决。成千的学生们能够在你们学校享受到免费教育,这件事情很好。我们相信越来越多的学生全球留学了解全世界的文化交流。我们现在有来自中国成千上百万的学生在英国留学,希望他们享受在英国的教育。就像我们开发这个教育系统,我们相信未来的教育系统有很好的未来背景,我们需要郭金的沟通,需要把一个国家的人带给另外一个国家,我们彼此了解。我希望我的孩子们能学中国话,对于全世界的未来如此重要。彼此之间将会更好地了解对方的立场、对方的文化、传统以及教育,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我们需要像这样的全球论坛,在社会企业家之间交换想法,需要我们的企业之间,就像你们在其他的组织当中做慈善。我们需要全球对话,可以更好地理解彼此,理解不同国家的需求。并且我们需要年轻人们彼此之间能够全球交流。我相信这是一个彼此依赖的世界,每一个单个的小孩在这个世界上都应该有这样的机会,能够意识到他们能够达到的潜力。他们要填上这个沟,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他们今后能够成为什么样的人,这就是教育。

他们能够实现多高的雄心壮志,知道哪些是阻碍,有最大的潜力。我是作为教育大使,今天甚至有6000万孩子得不到小学教育,更不要说进一步的教育了,他们直接成为劳动力或者直接结婚。很多女孩儿被歧视,如果我们大家坐在一起能够成为一个国际的运动,为每一个孩子争取机会,我们大家一块儿,肯定能够产生不同。你们在中国在很短的时间内,每一个人都能够完成小学、初中学业,你们要展示他们,让他们看中国人怎么做,你们可以告诉他们怎么样提供更好的。

钱大群:尊敬的布朗首相,首先非常谢谢你刚才的演讲,尤其是你讲到的三个角色。在未来发展趋势里,创新、科技是很重要的事情,你很清楚地谈到了三个不同的角色,以您的经验,你刚刚简单提到了政府和商业之间可以有新的合作方式,比如说PPP,可以就这方面进一步跟我们作一些解释和说明吗?

布朗:从80年代,很多美国的新逻辑。最好的政府可以做的就是什么也不做,我并不觉得这是最好的方式。我们已经学过一些方式,首先需要企业能够关注于做商品以及做服务,但是他们需要有一个长期的战略,这是最低的公众承诺。人们觉得你们的企业是一个品牌,你们现在在创造这个品牌,如果你失去这样的品牌,因为你做了一些错误的社会责任问题,你将会失掉你的客户。所以这个企业并不光是挣钱,你们还有社会目的,你们在创造这个价值,这样会对人们的生命参考产生不同,你们不能光是如此窄的做生意的想法,中国现在已经抓了一点,再说政府,政府应当是愿意和所有的社会上的机构合作,在中国你们就认知到政府和其他人合作的重要性。我们都有这样的一个认知,在西部,所有的政府能做的就是犯错误,他们从来没有做正确的事情。能够让公有机构买私有产品,让私有机构买公有产品。我们还有一个志愿者行业,我们可以做一个社会企业家,这就是志愿者,我们需要彼此之间理解。

另外一个部门在做什么?比如说英国、欧洲,我们学习了一些美国的东西,我们知道他们有大选,我们了解他们的大选结果将会是什么。政府产业以及第三部门(志愿者)你们总是有办法,如果你们将会获得更多,你们肯定会在这条路上走的更远。我做首相时,要求企业和志愿部门、政府人三者坐在一块儿讨论,怎么样让社会变得不同。我们会鼓励非政府组织教堂、慈善各自起自己的作用,比如说降低贫穷等等。大家在一起合作,这将会是对未来关键。

企业做产品,现在慈善行业变得有越来越多企业,社会企业一些事物,政府希望能和他们在不同地方法进行合作,人们希望在不同的地方可以做很多。

姜岚昕:我们所有的对话嘉宾和现场的社会企业家朋友应该都关注一件事情,今年英国“脱欧”是全世界人民关注的一件大事。英国“脱欧”这件事情对英国和世界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对于中国的企业家来说,有什么样的机遇和挑战。最后,特别想布朗首相对社会企业家这个生态论坛能够给大家一个很好的际遇。

布朗:我想首先英国“脱欧”对中国是坏事情,这个讨论当中,我们现在已经承认了,当我们决定离开欧洲,但是我觉得我们不应该离开世界,我们还是整个世界的一部分。意味着我们需要和中国建立一个更强的关系,意思是我们可以和中国走得更紧,通过和中国合作解决一些问题,当然也包括一些其他的国家。我们非常感谢中国对于英国的投资,你们可能不知道这个东西,但是比如说我们的水行业、机场行业、核产业、能源产业,你们对于英国的投资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就像我希望的,我相信对于未来中国在英国投资,我可以帮你们。我想要增加这样的投资,英国和中国有贸易协议,这是一个重要的事情,我可以帮助你们签订协议。你们现在有一个欧洲、中国贸易协议,我们希望在未来,欧中贸易协议如果做得不好,可以帮你们建立英中贸易协议,可以增加我们的贸易,可以把我们作为欧洲贸易代表,把欧洲认为一揽子的话有困难,不像法国那些国家,因为他们本来在一起。但是我们从某种程度上有点分离他们。

你要知道,我们不光和中国有友好的关系,还会和欧洲继续保持好的贸易关系。如果你们想投资英国,我们还会在欧洲进行合作。我们还会提供这样的平台。你们可以通过我们投资于整个的欧洲大陆。虽然我们离开欧盟了,我们并没有离开世界,我们并没有离开中国这个伟大的国家。

姜岚昕:刚才布朗先生的分享对我们是很大的鼓舞,英国是最早进行社会型企业,今天下午在论坛交流了社会企业家的一些认知,我特别地受益。布朗先生可否给我们现场的企业家分享一下,你理解的社会企业家以及希望我们社会企业家论坛如何开展对这个社会产生更大的社会贡献和社会影响?

布朗:你们是有利润公司还是非利润公司,都可以成为一个社会企业家,给出一些社会产品,你们可以改变世界,就像你们现在正在做的。

我的观点,接下来你们将会看到有些机构帮助我们社会企业的蓬勃发展,现在是小规模家庭式、作坊式的慈善机构或者社会企业,我们希望有这样的机构能够帮助成千的人改变他们,我们希望全世界能够给这些企业机会。比如说社会银行,他们并不光判断社会企业到底是不是社会目标或者有没有利润,我们可以创造机构,这些机构有资金给他们,所以我们的社会投资银行、现有的银行只要有一个社会银行的事业部,几个月当中,以及在未来长期当中,他们可以做很多。比如说有社会影响。这样的社会影响如果很高,人们对他有判断的标准和信心,结果就很容易判断。

如果是政府,他们会知道我们投资于他将会得到很好的回报,你们可以在一起得到更多的对于企业的投资。所以我想,我们一定要给社会企业资金,产生一些基金。现在的基金太小、太本地化,当然没有好的项目。你们可以扩大规模,找到一些可以支持他的人,不能光停在一个小地区、小能量,你们可以做的多。这样的新组织需要建立。我们希望能够产生催化剂。本来他们能够找到资金,但是某种程度上我们需要他们发展,所以我们建立起一些试点项目,我们希望他们能够扩大,因为他们被证明是非常成功的试点项目,所以不光是本地,可以使全球变得更好。可以在接下来的几年当中用这样的方式帮助社会企业。有很多的机构建立起来提供社会资金,是一些公司的关系。

很多的社会企业仅仅是处于试点阶段,但是实际上也是公司关系的试点,公与私能够合作在一起,有的时候私人提供资金,但是国家可以提供担保,可以推荐某些项目往前走。但是不光是社会企业,公司的合作伙伴可以和社会企业一起合作走向未来。我相信未来的全球化世界可以彼此学习,你们有的经验我们可以获益,我们有的经验你们也可以获益,有巨大的机会。这里有这么多的社会企业家听众,我相信你们会有非常美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