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登·布朗是个不错的先生。先生,尊者也。尽管布朗已经变身为首相快要满一周年,人们还在津津乐道布朗担任财相时耀眼的业绩:布莱尔称其为英国100年来最成功的财相,而国民经济统计数据则进一步揭示,这位财政大臣创造了英国300年来历时最长久的经济繁荣。

不过,首相是领袖,财相是辅臣,角色变了,先生的处世之道却不变,这就必然要付出代价。

《论语·为政》曰:“有酒食,先生馔。”英国不成文的宪法虽没有明示首相是政府首脑,一切光荣还在谦逊地往女王身上推,但是紧紧把行政权和立法主导权攥在手心里的执政党内阁政府并没有因此把自己的首相划入二流领袖的圈子里,与此同时,温莎宫也默认着唐宁街10号上方膨大的光环。这不,在温莎古堡举行的盛大国宴上,英国女王与尊贵的法国总统夫妇在迎客厅恭候布朗先生大驾光临,布朗却径自直奔宴会厅,大有一人独食天下的味道。现在,女王感觉时日艰难,主动取消了筹备中的60年钻石婚姻豪华庆典,通过差不多是自虐的方式刻意提醒布朗——天下竟有人无“酒食”。那么,布朗的口水流到哪里去了?《每日邮报》说,我们的首相一边流着口水,一边利用行贴面礼的机会,“熊吻”法国布吕尼。

自戈登·布朗于2007年6月继任工党首相一职以来,受全球通胀压力和美国次贷危机的冲击,英国经济开始走下坡路,这给以解决经济难题著称的“经济学家式的政治家”布朗造成诸多困扰。布朗民意支持度虽开始时以“新人效应”反超保守党领袖卡梅伦,但其后日日见跌,有关布朗能否任满布莱尔甩出的剩余任期至2010年的议论开始见诸报端。布朗本想好好利用法国总统12年来首次对英国的高规格“国事访问”改善自身形象,没想到萨科奇一折“美人计”,令英国所有媒体的注意力全转移到以淑女形象出镜的法国身上。而布朗生性拘谨,曾有一度因一直不交女友不结婚而被外人误解,现在对着款款而至的模特出身的总统夫人这样的大美女,布朗紧张得亲嘴走样,被英国人痛骂。先生毕竟不是社交家,虽无男女授受不亲之东方式禁忌,但思想深处战略家一样的深沉造成了行动反应上机敏的缺失,美女大军压境,不是经济问题,是心理问题,这不是先生最擅长解决的方向了。

这也促使布朗从更高的层次考虑领袖形象的价值问题。还沉浸在戴安娜情结中的英国公众对法国总统夫人卡拉·布吕尼的痴迷说明了这个国家有一种压抑已久了的对活力和时尚的内在渴求。而布朗作为领袖以其性格上的一种沉闷和老成如伦敦上空的烟雾般惹人讨厌。有同僚甚至私下抱怨,布朗10年来在他的办公室打开着的门前经过,从来没有主动给他打过一声招呼,他总是严肃地思考着问题。追随布朗打天下的一帮义兄义弟们也常常对布朗直诘式的责备心怀不满。布朗先生没有准备好当一名性格演员式的领袖,也没有想过像布什一样在新闻发布会上大跳踢踏舞,更没有如前任布莱尔一样时时以健美身材的素描画取悦媒体,也不可能像萨科奇一样在法国媒体上曝光涂掉腰间赘肉的裸照,更莫说像俄总统普京一样大秀其俄罗斯肌肉。布朗还是个本分的男生,他的前辈校友古典政治经济学鼻祖亚当·斯密只给他经济学的启示,并没有在政治技艺上给他应有的营养。布朗逼宫布莱尔,打的就是“变革”牌,现在该是其形象“变革”的时候,早变革,可以早一点避免被英国媒体斥其吻美女流口水的尴尬。

布朗逼走布莱尔,取其位置而代之,民意支持率忽然窜升,缺乏经验的布朗没有意识到这只是个新人效应引起的幻象,喜得他宣布一年后即2008年提前举行议会选举。在威斯特敏斯特模式议会政治环境下,没有一个执政党会蠢到白白失去利用支持率领先的机会来解散议会提前举行大选,从而夺取框架下的下一届5年任期。

现在,布朗面对着反对党主力保守党高于工党两位数的支持率,不得不闷着不吱声,再也不敢轻言提前选举。如果支持率无力回天,布朗只有好死不如赖活,挨到2010年任期届满为止。同样,在工党政府处理英军从伊拉克撤军一事上,布朗没有办法不食言:接替布莱尔之前口口声声说要在某某年之前全面撤军,接掌首相一职后,又夸口驻伊英军将在2008年开春之时减少到2500名,可现在,夏天已经来临,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抵抗组织再度活跃起来,路边炸弹已经把美军的死亡人数推高到4000以上,而英国最低限度也得有1.2万名军人驻守在战争第一线上——英国自己选择了卷入战争,没有那么容易拍拍说走人就走人。在这样的历练上,布朗应该领悟布莱尔的难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