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岁的希斯菲尔德无限眷恋地看着绿茵场,整了整红色的领带,快步走向那些还沉浸在失望中的瑞士球员,拥抱、拍头,直到所有人都一一退场后,他才独自走向更衣室通道。

这一次,他没有像6年前告别拜仁时那样老泪纵横。在阿根廷的狂欢中,平静的希斯菲尔德几乎让人忘记这是他执教31年的告别战,也叫人看不出他正承受丧亲之痛。

希斯菲尔德便是后者的典型。球员时代的他没有代表西德国家队参加过一场比赛,大部分时间都在瑞士踢球,曾效力巴萨尔、卢加诺,司职前锋,在同龄人当中并不突出。挂靴后,他1983年起在瑞士开始执教生涯,万万没想到,这成了他足球生涯的最大转折点。

在瑞士执教期间,他先后辗转祖格、阿劳和草蜢,夺得瑞士杯和瑞士超联赛等多个冠军,“希帅”声名鹊起,几乎执教哪支队,哪支队就是“一号种子”。1991年,多特蒙德邀请希斯菲尔德回德国执教。4年后,“希帅”带领这支原本只在德甲中游混迹的鲁尔区球队夺得俱乐部历史上第一座德甲冠军,次年他又带领多特成功卫冕。更大的辉煌发生在1997年,他带领多特成为欧冠的一匹黑马,最终在决赛中斩落尤文捧杯,标志着“希帅”步入世界级名帅殿堂。

翌年,从上世纪90年代初就一直没落的德甲老大哥拜仁邀请“希帅”入主。结果,这支萎靡之师在“希帅”下重拾辉煌:不仅夺得1999年至2001年的德甲三连冠,更在2001年带领球队捧起失落25年之久的欧冠奖杯。从1998年到2008年夏天,“希帅”带领拜仁共赢得5次德甲冠军和1次欧冠冠军等14座大赛冠军。

2008年的仲夏之夜,告别拜仁的“希帅”回到教练生涯的起点瑞士,执教世界排名第44位的国家队。谁都难以质疑,及后两进世界杯决赛圈的瑞士确具而今世界排名第6位的实力。

无可否认,被封为铁血教头的“希帅”采用铁腕打造拜仁和瑞士,但他在继承德国人要求严格、作风严谨的血液同时,也拥有瑞士做事精准、与人为善的性格。这样的人格魅力使他既能在拜仁深陷困境之际再度出手相助,也能成为让“老虎”埃芬博格唯一心服口服的教头;让他既能给瑞士布置攻防两端的绝对战术思路,也能被瑞士国家队内不管主力还是替补喊作“老爸”。

没有多余辞藻的“希帅”虽然从没有达到如弗爵爷那种“天下无人不识君”的境遇,但却总是每一个豪门的争夺对象,也是弗格森、里皮、卡佩罗这些名帅惺惺相惜的“教友”。草长莺飞的足球场最不缺的就是梦想,一直“只想做一个纯粹足球人”的希斯菲尔德就是一个世界。很多爱上拜仁的年轻一代,也许就是为着追随希斯菲尔德坚毅的目光。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