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看见6岁的儿子纳塔恩在玩插座,将他平日一再强调的安全教育抛诸脑后。

蒂莫西将7岁、2岁和1岁的三个孩子关到已经死去的纳塔恩的房间里,让他们围着尸体待着不要乱跑。

蒂莫西眼里的一切都失去了原有的色彩和形状,一个声音在心底告诉他:把他们全都杀了!

他一步追上去,死死扼住儿子的喉咙,儿子越扑腾,蒂莫西越死命将他按在地上。

眼看着7岁的儿子没了呼吸,追上2岁的儿子和8岁的大女儿米拉,讲她们双双扼死在地上。

蒂莫西改变计划,开着车狂奔了好几天,穿越了好几个州,将孩子们的尸骨埋在了偏远乡村的山坡上。

然后在车内地毯上发现有漂白痕迹,仔细一看,还有不少血迹,角落里有蠕动的蛆虫,后备箱里还有带着臭味的儿童衣服。

而安布尔也不止一次想要回孩子们的抚养权,但都被社会服务部门(DSS)拒绝了。

社会服务部(DSS)十几次服务记录显示,这位单身父亲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和心里障碍。

“他没有对我的孩子们表现出任何仁慈,但我的孩子们爱他。我代表的是我的孩子,而不是我自己。”

为了让蒂莫西撕下最大的面具,蒂莫西的父亲,5个夭折孩子的爷爷出庭作证,给大家带来了不可置信的历史背景。

原来,蒂莫西的父亲,也是一个悲剧事故的遗留产物——蒂莫西的奶奶,小小年纪就被继父性骚扰。

蒂莫西外公还听信巫术,将儿女关在壁橱里,将一只割破喉咙血淋淋的公鸡也塞了进去。

蒂莫西的父母都来自一个扭曲的家庭,两个人的结合并没有负负得正,而是加大了扭曲力度。

、家庭成员的猥亵、枪击、刺伤、毒品交易、巫术、卖淫、尖叫、打斗、对孩子的咒骂——这就是蒂莫西的原生家庭缩影。

原生家庭的面纱被揭开,蒂莫西终于撕下了所有的伪装,在法庭上数次痛哭失声。

他随时可以松开双手,让孩子呼吸一口空气,也让自己的过去,迎来希望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