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说法自然偏激,T姐(Tarja)之后,无论A姐(Anette)还是F姐(Floor),都给夜愿带来了崭新的血液,尤其是从A姐开始,夜愿成功进入了大众视野,在商业上获得巨大成功。

但对很多夜愿的忠实乐迷来说,Tarja的唱腔影响了整个乐队的曲风,虽然她的离开只是一个元素的改变,对乐队灵魂人物Tuomas来说,也就是像换了一件乐器一样普通,他完全可以应付。但是对于因为这件“乐器”的存在而喜欢夜愿的歌迷来说,必然是毁灭性的。

不过,Tarja可不仅仅是个唱摇滚的。她是芬兰著名女高音歌手,是当今世界上最有地位的古典歌唱家之一。1996年-2005年担任芬兰著名交响力量金属乐团夜愿主唱,被认为是芬兰最重要的歌手之一,芬兰总统塔里娅?哈洛宁曾称她为“芬兰之声”。

而在金属界,多年来已经很难找到第二个Tarja。同类风格的女声乐队也有Evanescence、Xandria、Epica、Sirenia等,应该说都自成一派,各有各的独特魅力,但若论嗓音的雄浑和气场的恢弘,无出其右。

让我们来看看Tuomas的成长历程。1996到2005年,在夜愿的十年里,Tuomas发现得益于长期的声乐训练,Tarja的歌声比起当年更加饱含力量了。在之后的乐队练习中,为了更好地配合Tarja的嗓音,Emppu Vuorinen开始使用电吉他取代木吉他。而Tuomas也感觉到Tarja的演唱风格过于歌剧化,相应地乐队的演奏也应该更加厚重有力,最终他决定成立夜愿(Nightwish),并将乐队风格定位为力量金属。

有Tarja的日子里,夜愿迄今为止影响最深的名作也纷纷诞生:《Sleeping Sun》《She is my sin》《Nemo》《Wish I Had an Angel》等。这些曲目也成为人们对夜愿的最深印象,甚至是一批人摇滚乐的启蒙。

因为种种原因,离开夜愿之后,Tarja在2006年圣诞推出了一张圣诞专辑《Henk?ys Ikuisuudesta》,这也是她的第一张个人专辑。专辑收录的大部分内容是对经典曲目的翻唱,但也包含如《You Would Have Loved This》这样的Tarja自己创作的歌曲。

2007年11月,Tarja推出了她的第二张个人专辑《My Winter Storm》,这是一张融汇了多种音乐风格的专辑。这张专辑更突出了“唱”的部分,Tarja在这张专辑中向大家充分展示了高深的技巧和国宝级的声音。此专辑在市场上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在芬兰发行当天就达到金唱片。不仅登上在芬兰排行榜冠军,还在俄罗斯、匈牙利、捷克获得白金唱片和金唱片认证。11月25日,Tarja和她的乐队开始了全球巡演,在欧洲和南北美洲共进行了95场演唱会。此外,Tarja还获得了2007年Echo奖最佳新人和芬兰Emma奖最佳芬兰艺术家的提名。

在这之后,她一直没有停下脚步,并尝试了各种风格,陆续发行了专辑《What Lies Beneath》《Colurs in the Dark》《Ave Maria – En Plein Air》,以及数张现场专辑。在今年刚刚发行的专辑《The Brightest Void》里,或许是年龄的缘故,Tarja整体不那么躁了,在编曲上更加讲究层次,融合了流行、爵士和电子等元素,可听性

北欧的音乐氛围,是以粗犷大气和空灵多变为底,孕育出多元化的流行音乐。人们常常设想,如果Tarja没有离开夜愿,又会有多少首经典诞生。

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事实证明,离开了夜愿的Tarja,依然是深受喜爱的、难能一见的歌手。在全球最有公信力的Billboard音乐杂志曾公布一则“全球最具特点声音”排行,玛丽亚凯莉等众多知名歌手名列榜中,而Tarja排在了非常靠前的第四位。

那么,紧随夜愿之后,Tarja也要来中国演出了。这或许是一种命运的巧合,但也可能是看到如今的夜愿,人们对第一任主唱更加怀念。

想到能够听到原汁原味的美声金属,你是否和我一样早已充满期待?( 文/秦何人)

仿佛身处幽远的黑暗,一团火焰亮起,吸引全世界的目光。 途经上千公里,经过万人传递,期待已久的奥林匹克之火跨越重重障碍,抵达梦想彼岸。…

人民网东京7月24日电(孙璐、腾雪、李沐航、吴颖)2020年东京奥运会暨第32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开幕式于北京时间2021年7月23日晚在奥运会主场馆“国立竞技场”举办。本届奥运开幕式的主题为MovingForward(前进)和UnitedbyEmotion(情同与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