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响战鼓的刹那,就已经给这部大戏填上了注脚。而今,决赛来临,杀气腾腾,谁能一记绝杀,谁在“决杀”中攻下敌城,谁是那个“角杀”的英雄?或许,只有看过这部大戏的人,才能琢磨得清!

或许很多人都已经淡忘了,在广东与江苏争霸的历史中,从来都不缺少绝杀,而在八一与广东的对峙里,也曾有过这样的镜头,当时,以一记三分绝杀广东的正是后卫王中光。而在经过两个赛季的决斗后,两个队已经十分熟稔,他们之间的争斗,也是杀得混天暗地。四野愁云云凝,满空冷雾飘扬。扑通通鼓炮驱雷,明晃晃枪刀簇浪。兵对兵,将对将,出手之后再出手,杀招之后是杀招,一幕幕刀光剑影,一个个壮怀激烈。或许,绝杀或许不属于主角,但不要忘记,绝杀——是决赛中最可期待的一幕。

在决斗时,不要看对手的眼睛。尽管那是一种气势的对垒。决赛之时,正如京剧之中两军对峙,如天神地鬼争功;马邀马,攻对攻,似海兽山彪夺食,眼中火,剑如虹。只听得呀呀声起,看武生翻起筋斗,摆起长鞭,笑苍生。

决杀,五花骢、银獬豸、火龙驹、绿骓骢、流金囗、照夜白、玉囗骁、满梢马、的卢马,马马驰骋,飞兔神驹。似乎万马千军,赛中驰骋。

决杀,松纹刀、桑门剑、火尖枪、方天戟、五明铲、宣花斧、流金镋、倒马毒,凌霜利刃,赛雪新锋。有如飘飘絮舞,万点枪刀。

这比赛,也如滚滚杨花,只见一团刀影。虹飞电闪,却是剑戟横空;月转星奔,戈矛耀目。何殊天翻地覆,成个你负我赢。

狠角的杀气,在于心,而不在于形。北来征战,南过烽火诸城,八一队在拥有王治郅后已经霸气再成,七次冠军已经成为历史,而在这段历史里,拥有王治郅的八一队还未曾输过。在联赛之间,王治郅以其飘逸的球风,猛烈的攻势成全了八一。而宏远队,少年侠客易建联的崛起,将三连冠的历史续写至今,他们最希望的,就是角杀,以一扣功成千古,飞过往事无数阴霾。正如是:千年坚固台基,万岁峥嵘殿宇。冠军之争,人生本如一梦,梦中有戏剧,生旦净末丑,只一笑,便是往事如风,赤壁银墙皆是空,人生若浓山淡水,过后回望感慨长。烽火戏诸侯,诸侯爱江山,江山需多姿,壮士长歌行!(搜狐体育: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