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成立的青岛玛斯特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简称“玛斯特”)主营添加剂预混料业务,拥有院士领衔团队与两所水产领域重点高校的科研力量的支持,其技术后盾自不必说。

2010年,玛斯特与蔚蓝生物集团(原康地恩生物集团)成功进行战略“联姻”。 联姻的另一方蔚蓝生物集团,拥有9家公司和1家生物技术中心,三大发酵基地,是国内微生态、酶制剂领域的龙头企业。

原玛斯特总经理魏万权则成为现在的蔚蓝生物集团海洋与水产生物事业部总经理。谈起加盟蔚蓝生物集团,魏万权说是在老板们的支持下他积极促成的。“玛斯特在水产的研发方面比较有优势,但是作为企业来讲,单靠研发不行,还要靠运营。如果想做大、做强、做稳、做久,就需要和经营管理规范且有经验的公司合作。蔚蓝生物在这方面有丰富的经验和明显的优势,因此我们进行了强强携手的战略合作。”

在饲料行业整合与规模化发展的趋势下,作为中小企业的玛斯特选择了与大集团“联姻”并由其控股,来获得长久生存与更好发展。这种合作求发展方式最终的利弊究竟该如何评判,目前可能很难下一个定论,但站在经营者的角度来看,合作三年以来玛斯特得到快速发展,销售额年增长率接近50%,跻身行业前五。

除了做添加剂预混料业务的玛斯特,今年海洋与水产事业部新成立的青岛蔚蓝天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主营调水、改水业务,并计划进入贸易、环保领域。业务扩张中,公司不断发展壮大是不争的事实,但在魏万权看来,更重要是让公司员工有了更好的发展空间。“目前,我们可以让大家的待遇在行业里处于中上游,长远来看,我们希望把最优秀的人才绑到一块,让他们有一个好的出路和归宿。”

魏万权:近年来饲料企业整合与规模化趋势明显、进程加快,玛斯特作为小型企业,我们研发比较有优势,但是作为企业来讲,单靠研发不行,还要靠运营。凭借玛斯特自己,研发没有问题,但是经营管理、市场操作等是我们的弱项。我们想做大、做强、做稳、做久,我们的初衷是想和经营管理规范且有经验的公司合作,帮助我们走得更好更长远。蔚蓝生物集团(原康地恩生物集团)在这方面有丰富的经验和明显的优势,因此我们在2010年进行了强强携手的战略合作。

蔚蓝生物主营业务是酶制剂和微生态制剂,但是为什么我们可以合作呢?主要有三点:1、蔚蓝生物有一个较小的水产业务板块,且我们的总裁具有水产背景和水产情结,所以想把这一块儿更快更好地做起来;2、一个很重要的原因,玛斯特尽管之前做的不一定很优秀,但是我们所拥有的资源很优秀,有麦院士,谭老师,以及两所海洋大学的研发力量后盾,蔚蓝生物应是看中这些行业影响和资源;3、还有一点可能也有关系,同志提出发展蓝色海洋经济,蔚蓝生物对此感觉很敏锐,而玛斯特和这个领域契合。

FAM:从玛斯特与蔚蓝生物合作到现在,经历接近3年的发展后,您怎样评价当时的决定?

魏万权:玛斯特和蔚蓝生物的合作,是在老板们的支持下我积极促成的。站在公司发展的角度看,三年走来,我觉得这个选择是正确的。因为我们当时跟蔚蓝生物合作时,玛斯特业务量和团队规模都还比较小,短短两三年的时间,我们的以业务增长超过了过去8-9年的成绩。虽然这样比较不太科学,但是也能说明一些问题。我觉得不仅仅是业务增长,更重要的是我们的员工、我们团队在快速成长。

FAM:从贵公司官网上得知,蔚蓝生物2012年保持40%的增长,2001-2012年集团年复合增长率为53%,玛斯特的发展情况如何?

魏万权:蔚蓝生物这几年发展势头迅猛,这是有目共睹的。就玛斯特而言,2002年成立当年销售额大概50万左右,到2012年我们的销售额超过5000多万,总体看还保持一个较快增长率。当然,基数小是一个重要原因。我们事业部现在有两家公司,以后会有更多发展。

FAM:据悉,蔚蓝生物集团在研发方面投入很大,能否介绍一下蔚蓝生物集团的生产基地及研发中心情况?

魏万权:蔚蓝生物集团在研发方面的投入确实非常大,研发费用占到每年销售额的10%左右。集团研发中心在青岛崂山区,人才很多,有将近100人的研发团队,力量很强。博士大约有14个,硕士70多个。集团从国外请来了非常优秀的研发人员,如留美博士王华明,曾受到主席和总理的亲切接见,回国前就职于在全球著名的酶制剂公司杰能科公司。研发中心的刘鲁民博士和肖志壮博士都入选泰山学者、千人计划。

在未来,蔚蓝生物科研投入产生的成果对业务促进作用肯定会越来越强,发展潜力非常大,后劲十足。

FAM:作为事业部总经理,请您介绍一下新近成立的蔚蓝生物集团海洋与水产事业部。

魏万权:蔚蓝生物在规模大的领域实行事业部的管理模式,如饲料生物事业部等。集团看到了海洋与水产版块这几年发展的态势,对这个版块寄予期望和信心,从去年开始筹备,今年专门成立事业部管理。目前这个事业部下面有两个公司,青岛玛斯特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和青岛蔚蓝天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玛斯特主营添加剂预混料业务,蔚蓝天成主营调水、改水业务。

魏万权:海洋与水产生物事业部的销售额在三年内要超过1个亿。从战略目标来讲,我们想让玛斯特和蔚蓝天成在各自不同的领域里成为这个行业里前端的公司,把玛斯特做成国内这个领域的领导者,这是我们的愿景和梦想。蔚蓝天成也有这个梦想,只是他需要的时间可能更长。

魏万权:之前已经有大的集团将调水改水产品和饲料一起销售,来提升饲料的表达效果,蔚蓝天成的定位就在于涉足这方面业务。2011年我们开始做一点儿调水改水业务,当时是放在玛斯特。2012年有进步,已经做了500多万。这和玛斯特的预混料业务是相辅相成的两个方向,所以就单独列出来,在今年成立了青岛蔚蓝天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从业务上来讲,玛斯特致力于添加剂预混料业务,蔚蓝天成致力于发展终端的水体养殖环境的改善改良和保持,它直接的客户是养殖户。

由于公司是今年刚刚成立的,目前业务范围主要是江苏、天津、辽宁,广东、福建、山东、山西也都有一些。蔚蓝天成虽然成立不久,但是现在这个队伍现在已经有几十人了,发展速度非常快。

FAM:您提到蔚蓝生物集团海洋与水产事业部将来会涉及贸易和环保领域,想做这些领域的初衷是什么?目前有什么规划?

魏万权:贸易先不谈,环保是跟水有关的环境保护。我们蔚蓝天成现在业务中一部分是跟环保有关联的,我们积累的技术将来可能跟环保相关。毕竟环保和蔚蓝天成的定位是两个不同的领域,经过技术移植,可以在环保也有所发展。

为什么想专门成立部门,或者成熟后也做公司,我想一方面为公司的发展壮大做一些努力,让老板们的投资有一个比较好的回报;另一方面,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想让更多优秀的人才集聚到一块共同发展。目前,我们可以让大家的待遇在行业里处于中上游,但是从更长远来看,我们希望把最优秀的人才绑到一块,让他们有一个好的出路和归宿。

现在我们在这块有一些前期的投入和研发工作,有一些眉目之后,开始可能依附玛斯特和蔚蓝天成两个公司进行销售,有一定的客户基础后,再成立一个公司自己养活自己。

魏万权:当时跟蔚蓝生物合作时我们就制定了五年发展规划。2011-2013年是稳定和规范期。2010年之前我们在管理中确实有一些不规范的地方,合作后存在文化以及其他方面的融合问题,这个阶段怕大起大落,稳定是第一要务。通过这3年走下来,现在目标已经达到,我们不单是稳定和规范了,还实现了较好增长。在这个我们逐渐完善运营管理,更重要的是规范管理的思想大家都已经接受、认同了。

2014-2016年是扩张期,我们想在这一阶段把业务适度有序地渐进扩张,把添加剂预混料业务和调水改水都做大,同时我们在寻求和培育新的机会,比如环保和贸易。2016年之后,可能蔚蓝天成做得好的话能占据主导地位,水产预混料这一块,想做的很大难度也比较大,玛斯特将来还要做出一些新的东西。

魏万权:就销售额来说,目前我们处在行业前5名之内。在水产添加剂预混料这个行业,玛斯特有想法和信心把自己打造成行业中的领导者。我们的宣传里是这样说的,我们也确实有这个目标,而且正在朝着这个目标前进。

FAM:有人说添加剂预混料行业同质化很严重,而且这个领域市场竞争激烈,想听一下您对行业现状的分析和看法。

魏万权:从我个人的认识来讲,首先预混料方面,维生素和矿物质对水产饲料而言不是没有科技含量,主要是大家现在对这一块的认识不足,做的比较滥。竞争激烈、大家都很辛苦。除开这块,从其他添加剂来讲,好好做的话还是非常有前途的小行业。

但是目前,我觉得国内这个行业有个很重要的问题:知识产权保护状况太差!也许我们今天花很多精力研发出来的产品,明天后天相关的技术秘密就泄露出去了。做研发是需要很多投入的,成果没有保护别人会很快跟上,他们没有前期的投入,所以能够把产品价格卖得更低,导致研发企业在市场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这样不利于鼓励原始创新。如果知识产权保护做不好,除非技术门槛很高,否则中国添加剂很难有真正的创新和前途。

魏万权:结合我们集团来说,微生态这个版块肯定会越来越大,它应用的领域太广了,饲料、食品、土壤、水质、环保非常广泛。微生态行业是非常好的行业,一定会蒸蒸日上的。但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讲,这个行业还有很多值得改进的地方,比如产品质量、营销宣传、使用方法等等,目前有很多乱象存在。

市场上的产品不管实际内容怎样,标示的活菌数量都差不多,一般老百姓无法检测含量。非常混乱,我相信这种现象肯定会逐渐得到改观。从研发和生产上来讲,蔚蓝生物这样的企业肯定会逐渐显现出优势来,将来也许这样的企业才能真正引领行业走到正确的发展轨道上来,使行业有一个更好的未来。

更多

作为一份对复合饲料产量的年度评估报告,今年是奥特奇全球饲料调查报告连续发布的第七个年份。该数据涵盖了144个国家,奥特奇的

相关附件: 附件1 2020中国饲料工业协会先进集体(企业)申报表 附件2 2020中国饲料工业协会先进集体(地方协会等)申报表 附件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