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顶层设计和资金保障,四川遂宁海绵城市建设驶入了快车道。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中央财政给予的12亿元奖补资金和省级财政支付的3000万元专项资金,有力支持了遂宁海绵城市建设。

近日在四川省遂宁市采访海绵城市建设情况时,记者遭遇了今夏首轮强降雨,城区24小时累计降雨量达到53.6毫米。虽然大雨围城,但记者没有看到“大海”,看到的是猛泻的雨水迅速被“海绵宝宝”消纳,暴雨中的遂宁井然有序。这得益于海绵城市建设,作为全国首批海绵试点城市,遂宁经过两年多的不懈努力,取得了丰硕的社会与经济效益,“海绵宝宝”也成为遂宁一张靓丽的名片。

“这是会‘喝水’的透水路面,即使瞬间雨量大,路面也不会有积水。”身着透明简易雨衣的遂宁市河东新区建设局副局长李建宁,让身边工作人员打开位于道路旁的水篦子。记者看到,雨水形成的涓涓细流,正源源不断地流入深达半米多、底下垫有绿色编织袋的水篦子里。

“在这里,雨水经过初次过滤后进入渗透井,通过渗透井,实现初期雨水净化、地下水涵养、雨水收集回收利用的自然循环。”通过李建宁的介绍,记者对“海绵体”有了大致了解。

在河东新区联福家园小区,记者见识了“海绵体”的威力。“小区的路面,我们采用渗排一体化的方式,75%的雨水可以直接从路面渗入土壤,多余的雨水就会排到市政管网里边去。”李建宁告诉记者,该小区完全按海绵城市的理念设计建造。

“以前屋面的雨水落管直接接入市政管网,现在对其进行断截,屋面雨水流经断截过的雨水落管,经过楼宇地面的小碎石带消能后,渗透进附近的植草沟,水便被储存起来,用于小区绿化。如果遇到大暴雨,超出承载量的雨水则会通过溢流口进入市政管网。”李建宁告诉记者,如果说碎石、卵石、草坪、树木等是天然小“海绵体”的话,位于船山区的圣莲岛湿地公园则是遂宁最大的天然“海绵体”。

站在圣莲岛岸边,记者领略到了南宋诗人杨万里笔下“接天莲叶无穷碧”的意境,也看到了来自美国、澳大利亚、印度等全球23个国家和地区的荷花品种。

船山区观音湖开发建设管理委员会副主任黄江告诉记者,圣莲岛周围水域种植的荷花,能够极大地改善水体质量,继而达到净化水体的作用。岛上满眼绿色的植被释放出的负氧离子,可以净化城市空气。

“‘海绵体’就像憨态可掬的卡通形象———‘海绵宝宝’那样,张开大口‘吞下’所有天上掉下来、地上流着的水,有需要时再‘吐出来’。如果一个城市像‘海绵宝宝’,这个城市一定超可爱、超实用。”遂宁市住建局副局长王明华笑着对记者说,自2015年4月成功申报全国首批16个海绵城市建设试点城市以来,作为四川省唯一的入选城市,同时也是西部地区唯一入选的地级市,遂宁市经过两年多的建设,如今变身成为名副其实的“海绵宝宝”。

遂宁市之所以急于建设海绵城市,很大程度上与其紧挨着嘉陵江的支流——涪江有关。以往每遇雨季,该市就饱受内涝之苦,既造成经济损失,也白白浪费了上天送来的水资源。王明华告诉记者,遂宁在建设海绵城市之前,老城区排查出的内涝点多达45个,内涝现象相当严重。

“很多遂宁人至今仍对2013年6月30日遭遇的那场特大暴雨记忆犹新。”遂宁市公共气象服务中心副主任张满山对记者说,当天遂宁累计降雨量高达323.7毫米,为1951年遂宁有气象记录以来最大日降水量,暴雨导致遂宁市多地出现内涝。

除了“水多”(内涝)外,遂宁还存在 “水少”(人均水资源少)、“水脏”(水体黑臭)、“水堵”(硬质铺装多)等“城市病”。王明华介绍说,虽然遂宁中心城区拥有 “一江七河”,水系颇多,并不缺水,但从全市看,遂宁水资源总量仅为11.34亿立方米,人均年占有水资源量293立方米左右,远低于全国、全省人均水平,位列全省倒数第一,属水资源严重紧缺地区。同样,“水脏”在遂宁也很突出:市区内的联盟河、明月河和米家河3条小河,由于受雨污合流、面源污染等侵害,每到枯水期就会出现水体黑臭现象。

“基于此,遂宁海绵城市建设以‘水生态’为核心,带动遂宁城市生态整体升级。”王明华告诉记者,遂宁建设海绵城市有两个得天独厚的条件:其一,具有良好的自然生态本底,拥有的“一江七河”“两山四岛”等天然海绵体,成为建设海绵城市良好的“先天条件”。其二,在过去10年中,遂宁围绕山水进行生态建设和生态保护,具有坚实的发展基础。

“遂宁试点区域面积为25.8平方公里,约占全市中心城区面积的三分之一,建设任务不轻。为了搞好海绵城市建设,我们聘请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编制了《遂宁市海绵城市建设专项规划》(以下简称《规划》)。”王明华说,按照《规划》,老城区海绵城市建设坚持以问题为导向,主要解决城市内涝、水体黑臭、雨污合流、面源污染等问题;新区建成区坚持目标和问题双导向,主要解决径流控制、面源污染、管网错接等问题;新区拓展区坚持以目标为导向,重点进行规划建设管控。

海绵城市建设试点需要多少钱?这些资金从何而来?建设中能节省经费吗?王明华回答了记者的这些问题。

“遂宁市在3年试点期内要完成25.8平方公里的海绵城市建设,所需资金是个变量。”王明华解释说,在试点申报时,按200元/平方米测算,25.8平方公里面积大概需要58.3亿元。考虑到海绵城市与基础设施建设密不可分,且建设又不能出现“碎片化”,将海绵建设项目与其相关的市政基础设施项目通过PPP模式进行连片打包一并实施,海绵城市建设资金由原来的58.3亿元增加到100多亿元。”

“遂宁市海绵城市建设吸纳了‘四方资本’。”遂宁市财政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说,其中的大头是通过PPP模式,公开选择技术、资金、管理力量雄厚的企业联合体,实施投资、设计、建设、运营管理一体化,吸引社会资本75亿元。此外,政府通过规划管控、由开发企业投资完成2亿元,政府债券投入2.5亿元,农发行贷款26亿元。目前,遂宁市共计吸引各类社会资本105.5亿元,参与海绵城市建设。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中央财政给予的12亿元奖补资金和省级财政支付的3000万元专项资金,有力支持了遂宁海绵城市建设。

“对于财力相对薄弱的遂宁来说,要解决建设海绵城市建设资金问题,主要还要靠走PPP的路子。”遂宁市财政局相关负责人坦言,通过政府采购程序依法合规确定社会资本,并根据绩效考核结果支付给社会资本方合理利润,一方面,可以督促社会资本方项目提高项目建设运营效率;另一方面,可以减少当期财政支出责任。财政主要是前期注入政府项目资本金,根据合同约定将支出责任分年度列入财政预算,按照绩效考核结果将资金支付社会资本方,并参与项目全过程的监督管理。

“有人说,海绵城市建设很‘烧钱’。但我们的实践证明,海绵城市建设并不复杂、‘不烧钱’。”王明华告诉记者,海绵城市建设不一定要大拆大建,不一定要高、大、上的设备投入,采用传统工艺和本地材料相结合,因地制宜灵活运用,花较少的钱也能达到较好的建设效果。遂宁通过分步实施改造,结合棚户区、危旧房改造计划,逐步实施海绵城市建设,避免了大拆大建。同时,通过技术创新,实施微创改造,用“小”“巧”“省”办法避免大开大挖。此外,实现海绵建设材料本土化,大量运用连砂石、碎石等本地建筑材料,既兼顾了生态、安全,又做到了经济、适用。

有了顶层设计和资金保障,遂宁海绵城市建设驶入了快车道。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海绵城市建设累计开工试点项目316个,占三年实施计划的91.3%;完成试点项目261个,占三年实施计划的75.4%;在建项目55个,占三年实施计划的15.9%,待建项目30个,占三年实施计划的8.7%。

“‘十三五’时期,遂宁将分年度、分片区完成试点区域外6平方公里老旧小区立体式综合改造。按照《规划》,到2020年,城市建成区30%面积达到海绵城市建设要求;到2030年,城市建成区90%面积要达到海绵城市建设要求。”王明华对此信心满满。

遂宁市财政局投资科科长何玲给记者讲了这样一个故事:“6·30”遂宁特大暴雨,让原本地势低洼、逢雨必涝的复丰巷小区瞬间开启“看海模式”,小区积水深达1.3米;经过海绵城市建设后,现在小区居民下雨出门穿布鞋都不湿脚面。“小雨不积水,大雨不内涝,水体不黑臭,热岛有缓解。”看到“海绵宝宝”的奇特功效,遂宁市45个小区的居民联名写信、按手印,要求市政府在各自的小区建设“海绵宝宝”。

遂宁因海绵城市而出名,也因海绵城市而美丽。漫步在遂宁河东湿地公园的亲水栈道上,记者看到,河岸两旁的荷花竞相绽放,岸边的垂柳在微风中摇曳;河面上,几只白天鹅在那里交颈戏水。沿着亲水栈道直行,在岸边的一处开阔地带,七八位老人组成的铜管小乐队正在排练节目,孩子们则在不远处嬉戏玩耍……

“这是我们遂宁中心城区的一座湿地公园,当初这里是一片河滩地,流经此地的城市水系也属于黑臭水体。”何玲告诉记者,经过海绵改造后,这里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城市绿肺”。

通过海绵城市建设,遂宁绿色发展战略得以深化,环境改善了,品质提高了,城市竞争力、吸引力也得到了提升,来遂宁参观、旅游、置业、经商办企业的客人越来越多。何玲告诉记者,随着城市整体环境的改善,遂宁的房价也悄然上涨了,平均房价由约5200元/平方米涨到现在的约7000元/平方米,土地级差增长了40%。

在王明华看来,海绵城市建设涵盖的工程项目可真不少。包括新建、改造小区、绿色屋顶、可渗透路面及自然地面;建设下凹式绿地和植草沟;保护、恢复和改造城市建成区内河湖水域、湿地;建设污水处理设施和管网,综合整治河道,建设沿岸生态缓坡等,开展河道清淤;建设污水再生利用设施;改造村庄雨污分流管网和低洼积水点的排水设施,等等。毫无疑问,海绵城市建设带动了全市相关产业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