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马斯特斯和弗吉尼娅·约翰逊夫妇 性与爱 20世纪50年代,威廉·马斯特斯和弗吉尼娅·约翰逊冒着很大的风险开展性研究,做出了一系列发现,堪称一代性学大师,但称他们为“大师”可能不太合适

20世纪50年代,威廉马斯特斯和弗吉尼娅约翰逊冒着很大的风险开展性研究,做出了一系列发现,堪称一代性学大师,但称他们为“大师”可能不太合适。马斯特斯对记者说:“我不知道什么是爱。”对此约翰逊也不太清楚,她只知道她不爱她曾经的丈夫马斯特斯。

托马斯迈尔所著《大师》的副标题是“威廉马斯特斯和弗吉尼娅约翰逊的人生和时代,这对夫妇教美国人如何去爱”。在根据该书改编的同名电视剧的第一集中,医生马斯特斯很难得准时下班回到家中,这时他妻子已经点好了蜡烛、做了蛋奶酥,拿出红酒,准备跟丈夫吃一顿浪漫的晚餐,然后一起上床。

为了让妻子受孕,马斯特斯总是在她背后跟她,妻子问:“我们是不是偶尔可以使用面对面的姿势?”马斯特斯果断地回答说:“等你怀孕了再说吧。”他妻子追问:“你看我的时候看到的是什么?”马斯特斯沉默了一会儿后回答说:“(我看到的是)爱。”但马斯特斯随即开始跟自己的女助手约翰逊保持长期的性关系,最后抛弃妻子,娶了约翰逊。再后来,在79岁的时候,他又抛弃了约翰逊,娶了自己大学时心仪的女生。

2001年马斯特斯去世时,《》的讣告说:“马斯特斯和约翰逊的著作受到了一些谴责,因为它强调性机能而不是对同伴充满爱意的忠诚。后来马斯特斯和约翰逊确实倾向于更多地强调忠诚,但他们主要关注的仍然是生理的,而非心理的、哲学的或道德的。”

传记作者迈尔不赞同《》的说法,他认为这两位性学大师后来转变挺大的。“今天,我们周围充斥着关于伟哥和如何的信息,但研究显示,成年人性功能障碍的比例跟50年代处于同样的水平。我们从马斯特斯和约翰逊这样的专家那里得到了许多科学细节,但跟人类亲密关系有关的许多永恒的问题仍然是未解之谜。

马斯特斯和约翰逊很清楚这一悖论。在他们的第一部著作成为畅销书之后,他们意识到钟摆摆得太远了。70年代,他们一直在写书、写文章强调爱情,帮助夫妇们平衡夫妻关系中的各种因素,不能认为性表现就是全部。在向人们提供他们需要的医学知识十几年、推动了60年代的性革命之后,他们发现,人们渴望超越单纯性冲动的感情承诺。”

许多年来,他们刻意避免使用“爱情”一词,这通常是由于马斯特斯的坚持。他宣称,爱情对不同的人指向不同的东西。但慢慢地,约翰逊感到不安,因为人们批评他们把性跟感情分离了开来。在治疗时,约翰逊的建议经常努力把性放在爱情的背景下。二人结婚后,开始谈论性与爱情之间温暖的、令人欣慰的相互影响,不再像以前那样为了医学上的精确而避免“爱情”一词。